--/--/--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2008/11/02

OXFORD....最高だった....

-Finally.

 

着bus的玻璃门,阿咪和我晃着小指,tatsuro和我们招着手也伸出小指说“LONDON.”阿咪和他说“OXFORD”,因为听不到声音,所以他一脸不懂.阿咪重复了几遍都不懂.于是他打开了门,我和阿咪又说了遍“come to oxford!”他回答“LONDON”.嗯那就LONDON吧.于是站在车门前的我们三人伸出手指和邪神tatsue拉勾立下了这个誓言...(喷!)

 


 

-The Beginning before Start.

于节日从来没有概念的我来说,今年的Halloween真的是好好过了个节.拖拉的本性本来打算11点到oxford,后来1点才到...到jess家放下行李,和jess zoe到cowley的时候差不多1点半.到达目的地自然碰到aiko2人,把marmite给她们吃了,很小心翼翼的尝了一下.如果她們大口吃的话估计和miya一个表情吧..

晃了一会会..sato从放器材的车厢里走了出来.yukke是带着帽子(连帽衫)蹦了出来.和他们打了个招呼之后自己又继续在隊伍边上晃来晃去.和日本&欧洲的mukka聊天~很早到的2个英国饭说他们刚到的时候,satochi从车厢里打着哈欠走出来.然后迷迷糊糊的“这是哪啊”..突然一下子“啊已经到oxford了啊!”碰到了一个会说中文的日本mukka,真的是非常好的中文,虽然中文发音没那么标准,不过基本上都能说,原来在青岛工作过!厉害极了呢!

yukke和tatsuro没一会就一起走出来...后来tatsuro一个人回来的.去了tesco,拿着krispy doughnut和一框糖= v =..我觉得doughnut他买的是那个Halloween special的.因为只有Halloween才有.特好吃...我上午在火车站等zoe的时候也买了一个吃~

sato出来了~aiko就过去和他说话~看到aiko和他合影于是我也凑了过去- v -于是好多人都一起凑了过去.aiko就说“satochi大人气~”哈哈~大傻近看真的很帅啊,我想他脱掉那个防弹衣会怎么样..他似乎老穿着那个.就这么怕冷么.



-Mysterious Beautiful Lady.

后美丽的输血子小姐就来了.趴在live house的门上.....似乎进不去呢.達sama不要你了吗?哈哈……然后和staff拍完照以后就走了过来.一个饭问他“yukke can i take a photo with u?”“NO!(很坚决的)”“why?”“i m not yukke, i m lady”(……………………………………我脑子空白了)...然后美丽的输血子小姐就站在那里,我就站在她侧面观察她的脸,眼睛大大的真可爱- V -忽闪忽闪的.她转过来的时候我对她笑,她也友好回应了我一下.美丽的输血子小姐~☆



-READY.

咪在进场的前2分钟到达,毫無疑問的站在了我的边上-__,- 进场以后是第二排~我依旧是中间稍微偏左的位置,第一个热场乐队那个女的键盘手挺可爱..不过她弹得时候总是表情很痛苦.第二个热场还是伦敦那次的猥琐主唱的乐队,那个键盘手板牙-皿-很像那个表情..最新奇的是那个鼓手穿着mucc的goodsT恤.我觉得这个乐队和mucc应该相处的不错.随着猥琐主唱的一句“MUCC FUCKING ARRIVE!”他们的EUROPE之旅也结束了.这次BASS和吉他和上一场一样.换了位置的.一些饭就开始换起了位置,我没动- v -难得看看小队长的.而且场地小所以yukke也能看得见~这次很清楚的看清了sato的鼓,绿绿的闪闪的,很漂亮~邪神tatsue先生今天画了一个非常Halloween的妆.我太喜欢了.2个皮蛋上面一个一刀...穿着个扭错排的色长衬衫.剛好可以看到左胸前的痣.感觉真的不错.很Halloween的感觉.




-Gaming with Ghost.

后日全是志恩大碟曲目 涂り溃すなら胭脂 枭の揺り篭 志恩 FUZZ LIBRA. 記得是第二首的時候tatsuro把下午買的糖撒了下來- v -在萬圣節收到糖果是對小孩來說最開心的事.(寫到這里我腦子里突然浮現出一場景,冬天下著雪一群小朋友穿著萬圣節的裝扮提著南瓜燈走到一個小木屋前敲門要糖,一個叔叔打開了門,拄著傘當拐杖,穿著色大衣,帶著色禮帽,嘴邊畫著骰子……)前面3首唱完tatsue先生都像紳士那樣的鞠躬,感覺像Halloween的南瓜紳士(你就是從龍太朗san地方學來的- -+今天用又恰到好處),FUZZ前面有段MC,tatsuro的英語發音真的是…害極了…真的好好的努力練過了…FUZZ一開,我就感覺到后面的人撲上來了.之后會唱歌詞的人就唱著歌詞,不會的人就唱著哦~哦~哦~,我和阿咪的后面有個歐洲小男生,可激動啊,miya都哦完了他還哦呢- -+.開場前他還給我們看他在別的場拍的照片,還和別上一個atreyu的飯聊mucc,那個atreyu的fan似乎也挺喜歡的樣子.那個男生還把手機2手拿著放在胸前..很少女.MC的時候tatsuro的英語真是了不得了..發音可準.事后jess 阿咪 zoe我們就都覺得他那個oxford哪能發音的那么標準啊.......當TATSURO說last song的時候我真是不滿極了,ageha呢ageha!然后我就覺得他好像在找話筒架夾腳指.但是沒有話筒架.他沒得夾了...libra的時候真是害,幾乎所有mukka都在唱..我估計當時最少有4排人..后面也很嗨..隨著“阳は升り光を注ぐ永久に この世界に……”的歌聲與最后miya隊長的solo,萬圣節的邪神先生雙手合十 深深的鞠了個躬.........


 

-Intermezzo.

乐结束了...所有mukka都退了下去,story of the year的成员开始上台了.买了T恤,站在隔间聊了一会就准备开始等签名会..很偶然的和一个英国的老前辈聊上了,她在东京学过musical,在日本许多年,她见过hide并且和他聊过,的确现在的X就是当初hide所希望的,可是毕竟那个X已经是过去了...老前辈说觉得看到MUCC就感觉是看到hide当初所希望的X,她第一次听到mucc是在hide memorial summit上.她一下子就被震撼了.觉得MUCC前途无量,比X有更多的发展空间.零零落落的聊了很多,最后因为彼此很有共同话题和见解..激动的拥抱了下...


 

-When Happiness met Sadness.

在队伍里没有多久就轮到了我,酒吧的那种蓝绿色灯光根本无法看清,staff举着手电筒照亮签名台,我问谢了妆的挫神先生,“あどPARTYを参加する?”不知道我那半吊子的Japanese说错了还是太吵,他没听清,于是他凑过来了点.我也凑过了点去.又说了遍,他还是没明白.于是我说“Party!行く?”他非常标准的英语“I DONT KNOW”我当时囧一下...我当时真以为他英语已经好的不得了了...不过他越说I DONT KNOW我就越肯定他会去= v =...于是和可爱的大宝先生拥抱了一下就走到了洒脱哥面前.大宝先生擦了很好闻的香水,淡淡的很熟悉的味道,不过说不出来哪个牌子...洒脱哥还是那么帅- v -...在蓝绿色的灯光下啧啧...yujje君签好了就到了最后的miya队长...签完以后miya伸出手和我握手...我当时一下子特激动了...于是又和他拥抱了一下,抱住miya的时候..我们几个同时在耳边说了“ありがとう” 我当时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那么一瞬间三年来的孤独与悲伤,不安与委屈一下子都想倾诉出来...眼前这个30不到但是成熟的像爸爸一样的人,他的歌词给了我太多的共鸣与感动...

然后我转身就走了...我怕我多看一眼我就要大哭了.笔盖掉在地上也不知道...海报也忘记拿…都是那个staff帮我捡起笔盖..把海报递给我.我对着那个拿灯的staff说了“お疲れ様でした.”就低着头走出来了...zoe看到我“你礼物给了吗?”我……完全忘记了……于是我又冲回去..yukke刚好给一个mukka签完..我就叫他“yukke!yukke!”然后我把礼物递给他..他还没拿到,又在那么暗的灯光下一下子就“啊!mango!”真..真是小孩呢=  =+然后和我说上面画的很好.嗯=  v  =然后我就又走了出去...


 

-Intermezzo2.

名完了之后我们几个人躲在厕所里面,很多mukka,还有些story of the year的饭~又碰到了伦敦时候的那个2个女孩一个粉头发一个蓝头发~我承认-  -我在厕所不是为了上厕所,我实在没法听as i lay dying......不过这个厕所真的很大,刚进去以为是玻璃反射,结果没想到是真的2边都有.很干净.很漂亮.

atreyu上场的时候我就打算出去听听..那个mark大叔把脸涂白..然后脑袋上绑了一个日本那种啦啦队助威用的横条中间还有日本的标志...完全被atreyukke影响了..我是觉得atreyu的鼓手唱的比主音好……


 

-Then, Dream Became Ture.

后发生的事情我都觉得有点在做梦- -..当我拿着酒喝大宝干杯的时候,那是真实的...

第一個進來的是miya..于是大家很開心的要了合照呀- v -..真開心.小隊長你太溫柔了- v -.拍完照沒多久阿達就進來了.Halloween party的现场不过就是像平时clubing的场地.灯光昏暗..英语不怎么行的邪神先生不知道什么好喝.于是一个fan帮忙点了ICE.而且请了大宝喝.那个味道很汽水...感觉也没度数.大家就在这个小房间的一个角落里面聊着天.边上有热吻的情侣,穿着Halloween夸张衣服的人们,但是这一切在我们眼里都是nothing..吵闹的房间我的心情却很安静...大家几乎都是凑到耳边和tatsuro说话...我去找miya的时候阿咪和阿達聊上了..阿咪幾乎用了最最最最簡單的英語.已經不是句子了..“..i went  to...underworld  last year....ryuutarou  ..this year..same place same time...”阿達就“oh!U!?”“嗯嗯~yes!”然后此時此刻阿達那挫挫的english暴露了!“my furanido!”他垂著胸說...阿咪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一想..哦哦- -他說龍太朗是他朋友...可是啊.你們那是friend那么簡單呢= v =+但是我以前一直沒有確實的證據啊.這下子好了..你垂著胸說“my furanido!”一看就是急了大腦里面還沒構思好要說什么...然后變成日式英語了. ..

 

然后我在樓梯口找到了miya.一個atreyu的飯和他說著英語.那男的一看到我就“OH NO!”喂-  -你就這么喜歡和小隊長獨處嗎..小隊長一臉笑容但是一看就知道他剛才根本沒聽懂那男的說了些什么.那男的估計是喝醉了.說話特糊..把票子給了miya..沒筆怎么簽.然后miya拿著票愣在那里.我看著囧....就和miya說等等..于是我又進去從包里翻了筆拿給miya.簽完以后我就和miya君聊了一會,說是很喜歡UK啦,春天是肯定再來的,上海也會在去等等~然后說中國的mukka very hot too hot..- v -問到好き還是嫌い的時候很溫柔的笑著說了好き…雖然我一開始就知道他不會說嫌い..

 

再進去的時候我就買了一杯ICE..去和阿達干了個杯..然后他和fan坐在一個凳子上.不過沒人和他說話..fans在一起聊天.哈哈估計是看他聽不懂英語..不理他了.然后戳他肚子...我-___,-.....后來他就走去了另外一邊.我從外面轉了一圈一直沒看到yujje和satochi.那時候jess就看到miya下樓了,應該說不知道那是miya.然后一不小心踩了他一腳.-___,-,我再轉了一圈到樓梯口的時候看到幾個歐飯盒阿達在聊天,其實說的都是蠻簡單的東西.阿達就點頭一臉很懂得樣子.然后一個fan問了一句什么.記不得了.然后阿達沒回答..我大腦突然極其冷卻的一句“wakaru?”然后他瞪大眼睛一臉你怎么知道我不懂的樣子..搖了搖頭..然后我就噗的笑出來了..然后大家都笑他!(ヶヶヶ…)之后我就問他yukke和satochi呢~怎么不進來.他就說在外面抽煙吧.我讓他把yukke叫進來.他說yukke不聽他的.讓我自己出去.-.-我說我出去了就進不來了......他原來如此的樣子來了一句“kawaisou”= ___,=||||++這人真是討厭..我果然討厭他呢...大!鼻!孔!(ヶヶヶ…)

 

我給yukke買了blue..結果那人不讓我拿出去..然后我們4個人把那喝完了后就出去了...看到了抽煙抽不停的yukke不過他即使抽煙也還是小孩樣子..和幾個日飯聊得很開心.我也不知道要說什么.就站在邊上看他.他真是有趣呢- v -眼睛其實可大了. 然后阿達出來了,一個日飯把禮物送給他讓他拆開..一條圍巾.阿達就帶上了.....阿輸的是條迪斯尼的內褲..阿達讓阿輸穿上..太搞笑了..然后阿達貌似又要走進去了.他突然握住阿輸的手“c u in japan!!c!u!”然后兩個人就 C U CU的- -....還擁抱....

 

一個香港女孩哭的很傷心.阿輸把她頭抱過來靠在自己肩上然后摸她頭.我當時看著特溫暖啊..怎么這么溫柔呢-w-...轉過身aiko也哭的滿臉通紅..阿達把她劉海抓起來.讓她把臉露出來.她不想那樣.使勁把頭發弄下來.剛弄下來又被阿達弄了上去.然后2個人弄來弄去..然后aiko真的是哭著笑著....然后我看到站在yukke邊上那個日飯一臉想哭哭不出來的表情真是有趣...最后satochi終于出來了.有幾個飯一直在等他.我看到那個高高胖胖的波蘭姑娘抱住satochi的時候眼淚真的要掉出來了.....灑脫哥頭發沒有打發蠟就中分有點卷..不過還是很灑脫…然后大家進車子了.阿輸要進去的時候阿達就把們關上..這么弄來弄去好幾次..你們多大了-_,-..真為你們...進了車子又跑出來抽煙..進進出出3次有的...最后的時候..aiko把那香港女孩拉到阿輸面前,她低著頭阿輸就半蹲著抬頭看他- v -阿輸的表情真有趣呢..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然后他貌似用那女孩的圍巾給她擦了擦眼淚.又幫她把圍巾整好..然后摸了摸她頭.好像還說了些什么.沒聽見…然后最后一次他出來的時候坐在bus前的水泥地上抽煙.真有種要被撞死的感覺..當時車燈已經亮了.照在他身上..我就站在車門面前.大寶一直站在里面.和我們招手.....我和阿咪就站在車門的正前方...和大寶用口型交流..門關著根本聽不到聲音..他后來打開門和我們說“Next spring !London!”于是我阿咪還有jess手伸過去和他拉了拉勾.(后來回過頭來想他用那手在唱libra的時候抓過腳.|||)后來yukke上車...車就發動了...阿達在門那塊和我們招著手..............再見了.................

 

...................

 

OXFORD....最高だった....

♥Band Track | Comments(8) | Trackback(0)
Comment
小的奇遇~
大哥.我可激动我可激动
在上海绝对没有这样的待遇啊啊啊啊啊。
我竟然错过了lady美人啊!!!不开心...=。=
不过我肯定让大宝记住了啊!!!可开心啊啊啊!!!
我怎么这么纠结呢……………………那个表情)
= =就是这个样子。。猫子。。你写得真详细呢。。
= =于是我言语不能。。
---------------------------------
= =MIYA的手。。满白的
= =大宝的手。。满暖的。。
= =YUJJE的手。。满软的。。
= =洒脱哥的手。。满MAN的。。
以上。。。
还有,请叫我999.。。
啊~~~大哥~~~他们真是可好了啊~~~

然后真的很详细啊~~~- v -
啊啊!
为什么会场没有信号……我熬了一个晚上……
子你真的太幸福了!
我可想哭啊!!!!!
MUCC最高!!!
拍手~~~mucc的米纳桑真是温柔的好孩子~~期待他们再来上海阿~~~
先存檔--
字數太多了....
看完了這個和163的部分就去寫essay
看完了這個和163的部分就去寫essay
看完了這個和163的部分就去寫essay
看完了這個和163的部分就去寫essay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